廣播音樂劇 《一首籤詩》| 尋找兩岸同名村 替陌生的土地取家鄉的名,仿佛伸手就能觸及……

廣播音樂劇 《一首籤詩》| 尋找兩岸同名村 替陌生的土地取家鄉的名,仿佛伸手就能觸及……

335
廣播音樂劇 | 替陌生的土地取家鄉的名,仿佛伸手就能觸及……
 
尋找兩岸同名村 廣播音樂劇《一首籤詩》
 
 
同名村,是兩岸鄉愁的代名詞
當年,為了生計和發展
閩南、客家祖先直掛雲帆、橫渡海峽
在陌生的土地圍海造田、開渠引圳
 
幾個世代的篳路藍縷
他們將茫茫荒野變成平川膏腴
他們不忘祖宗社稷、不忘故土恩情
替陌生的土地取家鄉的名
 
在尋訪兩岸同名村的過程中
我們聽到了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
感受到兩岸數千對的同名村
 
這一次,我們用廣播音樂劇說給你聽
 
 
 
│關於廣播劇│
 “同名村,一個好似容易理解的詞;同名村,一首寫滿悲歡離合的詩”
廣播音樂劇《一首籤詩》是廣播和音樂、戲劇融合創新的一次嘗試,由大陸、臺灣和香港的廣播、音樂、戲劇及地方文化工作者在疫情之下,“雲端”合作,共同完成。該劇以閩台共有的傳統文化元素籤詩為主線,串聯跨越海峽和時空的三段同名村故事。
 
全國臺灣研究會會長汪毅夫評價:
“唐山過臺灣”親像一首歌。“唐山”就是大陸,大陸和臺灣攏是我們自己的所在,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攏麼是。居住在海峽兩岸的民眾定定來、定定去,互助友愛,相分趁食,這個溫馨的光景任是“海上的波浪”、政客的阻嚇也改變不了。             
《一首籤詩》就是一首歌。她如此乖巧,一首歌穿透和聯結了海峽兩岸,穿透和聯結了過去、現在和未來三世;她如此輕快,講的是兩岸民眾同款的做法和想法:抽籤求保庇、添丁傳香火、號名念故鄉,卻滿滿的正能量。
《一首籤詩》就是一首詩,她的詩眼是兩岸同款的地名。俗語話講“未生子先號名”,為新生兒號名往往寄託著情感和期盼,即使“取個賤名”為的也是“好好飼大”。兩岸同名,“漳浦寮”、“恒春園”之名裡有多少情思呀。我想了又想、聽了還聽! 
 
臺灣作家楊渡評價:
用年輕的聲音,輕快的節奏,現代的語言,輕歌劇的形式,重新訴說從先民移民到現代,再到未來的兩岸連結故事,一個古老而歷久彌新的情感,一個恒遠牽繫的血脈。
 
-
 
以過去現在未來,重組“同名村”概念,講述血脈相連的必然
 
數百年來一批又一批先民橫渡海峽,跨過“十去六死三留一回頭”的黑水溝開墾臺灣。經過幾個世代的篳路藍縷,他們將茫茫荒野變成平川膏腴,但他們不忘祖宗社稷、不忘故土恩情,以故里之名為新聚落“定義”。
 
該劇製作人介紹說,創作之初就考慮不拘泥於同名村歷史窠臼,要努力創造歷史感、進行式和展望性的立體故事,讓同名村真正“活”起來。她說“我們在思考,同名村不應該只屬於過去、屬於極待保護的範疇。我們希望同名村是一個生長的概念,和你、和我,尤其是青年朋友產生實實在在的聯繫。”
在執行“尋找兩岸同名村”的過程中,團隊通過實地走訪、採集故事、篩選典型,最終落定腳本。該劇從同名村的緣起開篇,講述了三百六十年前跟隨鄭成功驅趕荷蘭人、收復臺灣時,在陌生土地取家鄉地名的歷史故事;和20世紀九十年代台商循著族譜,輾轉返回祖地尋根興業,再續同名村情緣的溫暖故事。
 
該劇導演,臺灣舞臺戲劇導演曾慧誠坦言,第一次接觸同名村的概念卻有意想不到的收穫,“我自己的過去經驗裡面,其實是不曉得有這些同名村的故事。看到了故事大綱,發現原來同名村可以展現不同的文化連接和文化轉譯,蠻有趣的。”
 
 “冬至大如年,人間小團圓”,冬至祭祖,慎終追遠,是兩岸同胞延續千年的中華傳統。冬至日短,思鄉情長,希望借廣播音樂劇《一首籤詩》寄託彼此的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