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新華流-05/23節目回顧》探索文化新消費 京城首家戲劇酒吧開幕/故宮匠心+現代科技 乾隆時期巨畫重現芳華

《成功新華流-05/23節目回顧》探索文化新消費 京城首家戲劇酒吧開幕/故宮匠心+現代科技 乾隆時期巨畫重現芳華

257

《成功新華流-05/23 節目回顧》

 

探索文化新消費 京城首家戲劇酒吧開幕∎

昏暗的酒吧中,某一桌突然被燈光照亮,兩位演員就坐在觀眾旁邊,泰然自若地展開表演。一段對白後,演員起身離席,還不忘跟身邊觀眾打趣道別,來個互動。去年年底,京城首家戲劇酒吧開業,短短幾個月就受到熱捧,一週六場演出,幾乎場場爆滿,熱門場次更是需要提前一到兩周預訂。這種酒吧與戲劇混搭的新形式,何以受到消費者青睞?

零距離觀劇新體驗

晚上八點整,燈光暗下,酒吧內言談聲漸息,伴隨著聚光燈,演員從酒吧的桌椅間走過並登場。這幾天演出的是俄國作家契科夫的經典劇本《海鷗》的片段。整場戲共有四位演員、多個場景,除了酒吧一側的小舞臺,酒吧內普通觀眾的座椅、走道都是“舞臺”。隨著劇情推進,演員或穿行於觀眾間,或在觀眾身旁坐下展開表演,有時甚至跟觀眾來段即興互動,點燃現場氣氛。零距離的演出,讓在場觀眾更容易隨著演員的神情融入劇情。

海外經歷促成混搭靈感

像這樣將酒吧與戲劇混搭、創造零距離沉浸觀劇體驗和文化互動交流空間的戲劇酒吧在中國尚屬首家。拽馬酒吧創始人之一俞女士說,這樣的混搭靈感源於自己在海外的經歷。俞女士說,在歐洲不少國家都有戲劇咖啡館,咖啡館往往面積不大,大多甚至沒有舞臺,演員就在咖啡館內“就地取材”,展開戲劇表演。

酒吧新模式或多地複製

拽馬酒吧的成功是經濟和社會效益的雙贏,一方面酒吧高人氣贏得了不錯的收益,另一方面也創造了文化消費、文化交流和夜經濟發展的新空間、新模式。

 

故宮匠心+現代科技 乾隆時期巨畫重現芳華∎

《蔣懋德畫山水圖貼落》是200多年前乾隆皇帝在他自己精心設計的花園符望閣裡安置的一幅巨畫,由當時的宮廷畫家蔣懋德所繪。200多年後的今天,故宮博物院的匠人們用最穩妥的科技手段為這件《蔣懋德畫山水圖貼落》進行全方位體檢,量身設計修復方案,用最傳統的手藝撫平折痕。

貼落是清代宮廷內簷書畫中常見的一種裝潢形式,因其可隨時令更換,隨時“貼上”或“落下”,故稱貼落。相較卷軸書畫,貼落尺幅較大。蔣懋德的這幅貼落,有4米多高、近3米寬,即便在宮廷貼落中,尺幅也極為可觀。

修復文物不僅需要精湛的傳統技藝支援,現代科技的助力也必不可少。

“我們通過透光攝影、多光譜成像、X射線螢光面掃描成像三種非侵入方法對貼落進行進一步分析。”故宮博物院文保科技部副主任雷勇說。雷勇舉例道,比如透光攝影,就是利用光線從文物背面進行照射,從而採集到文物內部更深層的狀態和病害資訊,包括背紙拼接處、畫絹缺失、顏料脫落情況等。

“通過紅外成像技術,可以清楚地觀察到貼落中碳墨線條分佈的情況,相當於看到了畫家最初的底稿,看清了顏料下掩藏的一些細節,有助於我們研究畫家起稿、填色。” 故宮博物院書畫修復組組長楊澤華說,科技手段能幫助瞭解礦物原料面分佈不同、薄厚差異,從中看出畫家的技法、筆墨、筆觸等很多資訊,十分有意義。